又是一年春好处——写在即将挥别巴中,开赴广安前夕

发布时间:2019-04-02阅读: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

  

犹记得去年此时,也是在这浅草才能没马蹄的时节,我部人员陆续离开了奋战一年的南充,离开了朝夕相伴的营山农网项目和南充石油小区供电业务移交工程,兵分两路,马不停蹄地进驻川东北之行的第二站——达州和巴中,开始了新的征程。

根据项目部安排,我常驻和主要工作地点在巴中。巴中项目包含大修、技改和配网性质子项目共142个(截至19年3月),其工程以新建城网、老旧小区改造、边远地区农网性质业扩项目为主,兼有少量水电站大修、变电站通讯大修工程。项目部和我搭档的主要是王泽文同志,一位相识于甘孜项目,对人热情友善、对工作认真负责的老大哥,常驻达州并根据现场需要支援巴中的还有唐云路、刘明坤和年中加入我部的蒋川这三位同志。

如果说一个项目除了它自己本身,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什么,那我的回答一定是山,不论是甘孜州广袤辽阔的高原山川,南充营山崎岖不平的丘陵山包,还是雅安和巴中连绵起伏、巍峨葱郁的山峰,都在我心中浓墨重彩的镌刻下深深的印记。

诚然,工程建设项目现场所在地的地形地势条件的差异,会导致工艺工法、材料运输途径、安全技术措施甚至工程性质的不同,它直接影响了工程的安全、质量、造价等方方面面。但窃以为,最能打动每一个建设者内心的,还是那些披荆斩棘的道路、那些呕心沥血的过程。多年以后的我,或许早已经忘记那台区的接地电阻值,也记不清那基础工程的设计尺寸,但那些挥洒在攀登路途中的汗水,那些在作业过程中的紧张、焦虑、盼望和欣喜却是历久弥新!

巴中的故事之于我,也是从一座座山峰开始的。那是去年的4月初,根据两地工程实际开展情况,我部安排唐云路同志和我对巴中南江县8条35kV线路防雷改造工程开展现场监理工作。顾名思义,要进行防雷改造的铁塔,位置必然位于海拔较高,位置突出的险要之处,因而路哥事前就提醒我要做好充足的准备,因为“来者不善”,他“深有体会”。而我寻思着以前曾经在雅安天全和荥经二郎山、泥巴山的奋斗经历,并不以为意。果不其然,我很快就迟到了苦头——由于地势偏僻,人烟罕至,又不是沿着巡线的道路挺进,加之已经告别大山数年的我髀肉复生,行进不到一半便举步维艰,气喘吁吁,这时才真正明白眼见为实的道理,否者我无论如何不会相信,这里是没有路的,也没有一块三尺见方的平底,只有近60°的斜坡、遍地的泥泞和山下小溪瀑布冲刷岩石的声音。闻声俯瞰,依稀从茂盛植被的间隙中看到山下流水的反光,不禁有些目眩神迷……

路哥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还行吧?”我知道,这对土生土长于大巴山腹地(达州万源市)的他来说早已司空见惯,我也知道,如果这不是一项任务,而是一场旅行,亦或是周遭没有这十余名同行的参建人员,我很可能会坚持不住!接着我说了一句每每想起就很欣慰的话:“没问题!”并且使出吃奶力气在喘息中努力对着大家笑了笑来证明我所言非虚。

也不知又过了多久,终于到达了目的地——一个背抵巴蜀、面朝三秦的无名山顶。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天的班前会,由于地形限制,山顶竟无法同时容纳10个人进行交底工作,也没有恰当的位置留取施工影像资料,但那场景却永远刻在我的脑海中,成为我经历过的最有意义的班前会。

随着工程项目的建设的深入,我们的“战场”也在更迭变换。穿梭于巴山余脉的阡陌之中,我们经历过通江县因修桥而产生的“高速半小时,入城一小时”的窘境,也经历过平昌县与主城区距离逾10公里的、仅能乘坐摩托车往返的“城网项目”;往返于三县两区的山水之间,我随彭涛总监见证过三江水电站泄水孔水流的气势磅礴,巴河的波涛汹涌,也和老王一同感受过南江滨河路城网断断续续建设的几个月内,南江江水的涨落无常。

巴中与上一站营山的最大区别,除了山的海拔、崖的坡度,就在于它的“含水量了”:每个区县的主城区都是依山傍水,河流流淌其间,甚至整个县城都坐落于一片小小的冲击平原上,不论是平常的市政建设还是我们参建的大修技改工程,都必须因势利导、顺势而为,才能落实安全质量建设目标。

根据我的统计,首批项目中含城网项目共32个,其中临江的就有12个,特别是南江10kV南朝线滨河路朝阳新区工程、恩阳10kV恩麻线滨河路工程、平昌10kV义陈二线工程、巴州杨中一回改造工程,其原设计路径不仅仅是临江,甚至“涉江”。在前期准备工作时,彭涛总监就特别嘱咐我们,要特别关注上述项目,加强安全工作力度,增大巡查频率,因为这些项目“有较大的安全隐患,是事故发生的高频点”,要多结合公司防汛安全检查的要求,排查风险,做到万无一失,之后我们安排了详细的分工,明确了内部责任划分,制定了周密的工作计划。

何曾料到防汛工作伊始就碰到了钉子:很多施工人员甚至是施工管理人员对防汛安全检查态度冷谈,认为是可有可无、无关紧要的,个别区县的业主项目部管理人员亦是如此。为此彭总在监理部召开内部会议,专门商议解决办法,他一针见血的指出,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,一方面是当地施工单位长期粗放管理,安全意识淡薄,需要逐步改进;另外一方面,是我们工作方向存在偏差,要抓住源头,从上至下灌输,首先要做好与业主项目部的对接工作,形成防汛安全及工程总体安全工作共同参与的氛围。尔后我们先后在恩阳、南江组织各方召开了以汛期安全为主的安全生产会议,并以联系单形式,提前通知进行专项防汛安全检查,地点不限于施工现场和施工往返道路,更是扩展到了施工项目部办公室、施工人员驻地、施工单位材料站,并要求施工负责人及安全专责现场参与。如此两月之后,防汛工作得到了很好的贯彻执行,日常安全检查也形成了制度化、专业化,乃至于到了10月汛期过后,施工项目部在不知道我部年度防汛工作已经结束的情况下,仍然热情邀请我部对其进行专项检查。

以前总听前辈们说,我们的工作是平淡而不平凡、平静而不平庸的,我对这句话愈发赞同。有人认为时间会磨平人的菱角,让人失去一些东西,但我认为,时间也会让人得到一些东西。失去的未必是我必需的,而得到的是我一直以来渴望的,比如坚韧、比如执着,坚韧在朝乾夕惕,矢志不渝,执着在四季更迭,不忘初心,向着那“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、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”前进。

又是一年春好处,我难舍巴中,却也更加期待广安,因为我相信,今年的故事会更加精彩。

国网巴中电力公司2018年大修、技改项目供稿 文:刘泳 图:彭涛)

image002.jpg



image004.jpg



image006.jpg



Copyright © 2000-2019 四川赛德工程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  人力资源系统  企业邮箱

技术支持:澎湃动力